<samp id="sq822"></samp>
<bdo id="sq822"></bdo>
  • <input id="sq822"></input>
  • 您當前位置: > 原創頻道 > 關于劉心武的《續紅樓夢》

    關于劉心武的《續紅樓夢》

    劉心武談《續紅樓夢》:追蹤設計,不敢稍加穿鑿

    大家知道《紅樓夢》是大約250年前曹雪芹的一部偉大著作。流傳到今大抵是80回,這80回是經典,任何人不能亂動。有人把這80回比喻成斷臂維納斯,這個比喻是恰當的,F在大家看到的通行本是120回,后面的40回是別人續的。80回的《紅樓夢》是一個斷臂維納斯,120回的《紅樓夢》是一個接臂維納斯。大約220年前,有一個江蘇書商跑到北京做圖書生意,開了一個萃文書屋,他叫程偉元,他發現曹雪芹有80回的《紅樓夢》,但故事不完整,就找高鶚續,最后形成了120回。120回的接臂行為,一方面使得維納斯整個形象能夠呈現于世,是有功勞的。程偉元也好,當時幫他把這本書變成一個完整故事的高鶚抑或無名氏也好,他們是有功勞的,沒有他們,前80回得不到今天這樣的流傳。但是接得好不好?歷來有爭議。早在與他們同時期的清朝,就有人說后40回接得不好。斷臂維納斯本來很美,為什么要把它弄全?認為完全沒有必要續。這個意見,我很尊重。在乾隆時期有一個叫裕瑞的人,他在筆記里就抨擊后40回一善俱無,諸惡具備。這是一個很極端的看法,F在很多讀者讀120回,讀到后40回就覺得不舒服。因此就派生出一個問題,已經有人接這個臂,他接得不好,那么是否允許有人試試看能否比他接得好一點?

    想起1981年的一件事,那時我才40歲。老作家端木蕻良,當時69歲,正在寫長篇小說曹雪芹,他熱愛《紅樓夢》。有一天,他拄著拐杖跟我說:心武,我這么一大把年紀,想續寫《紅樓夢》,還不知道能不能把這件事做出來。這在我心里種下了一粒種子。這是幾代作家的愿望。但是端木蕻良這代作家經歷了很多社會震蕩,身心備受摧殘,很多歲月被荒廢了。最后,他沒有續成,1996年就去世了,留下了一個遺愿。這對我有很大的觸動。我今年也正好69歲,我有一個想法,就是告慰端木蕻良的在天之靈,我可能續得不好,但是我們這一輩的作家中終于有人站出來,把他們那一輩作家想做的事做成了。

    有些人問清朝有很多人續寫《紅樓夢》,都沒有成功,都是狗尾續貂,你為什么要做?清朝的30多種《紅樓夢》都是從高鶚那120回往后續,個別的人是從97回往后續。那樣的續寫沒有任何生命力,跟端木蕻良和我想續的《紅樓夢》完全是兩回事。我是從80回后往下續,完全不同的續法。

    從80回往后續有沒有人試過?有。但他們只是延續80回里的人物關系,往下自由發揮。這是完全允許的,F在我是“不自由”的發揮。有人說我是戴著鐐銬跳舞,這個比喻雖然難聽,但是我能夠接受。但是這個鐐銬不是別人強加給我的,是我自愿的。

    從80回后往后續,又不是自由發揮,怎么發揮?我是要把曹雪芹的原意復原出來,這是一個很大的難題,我試著解讀這個難題。我要根據前80回的伏筆,根據脂硯齋的批示,在我的續寫里面一一加以對照,一一兌現。

    大家知道,前80回的文本有一個極大的特點,叫做“草蛇灰線,延伏千里”。伏筆有大伏筆、小伏筆,明伏筆、暗伏筆,單伏筆、雙伏筆,還有一石三鳥、一石多鳥的伏筆。有人說不要續了,我就欣賞那斷臂維納斯。但是那斷臂維納斯你欣賞得怎么樣?它的伏筆你都看出來了嗎?比如說賈元春省情有一出戲叫做《一捧雪》,就是一個玉器好到捧在手里好像捧著一捧雪!兑慌跹肥且粋很悲慘的故事,雖然是以古玩命名,但是是一個大悲劇。因為一個古玩,一個家族就完全毀滅了!百Z元春省情”就拎出一個伏筆,說明賈家衰敗跟一個古玩有關。如果大家都不看續寫,只欣賞斷臂維納斯,那前80回里面哪個古玩會是賈府覆滅的根源?就在72回。這個古玩叫做臘油凍佛手。

    前80回我不會重寫,一個字都不亂動。有人亂動,誰?就是《紅樓夢》研究所,F在滿街賣的120回《紅樓夢》,是用《紅樓夢》研究所的校注本,前80回用古本做底板。但是《紅樓夢》研究所把“臘”改成“蠟”。誰動了《紅樓夢》的奶酪?誰侵犯了前80回?誰改寫了前80回?不是我劉心武。我采訪了很多老玉工,他們說臘油不得了,如果是蠟燭的蠟就不值錢了,清朝的幾個銅錢就可以買?墒桥D油凍是臘肉當中的肥肉部分。他們是不對的,希望他們站出來跟我辯論。這個臘油凍佛手在《紅樓夢》里面有好幾百字,難道曹雪芹是胡亂寫了這么多嗎?他在前面伏下來,我在后面就落實了。我是還原曹雪芹的原意,不是胡來。我是兢兢業業地根據前80回的伏筆寫。伏筆很多,除了80回里面的伏筆,很多的評注里面也有,一個是脂硯齋評,一個是畸笏叟評。這些署名的批語量很大,里面關于80回后的提示非常之多。比如說脂硯齋說80回后有一個回目叫王熙鳳知命強英雄,薛寶釵借此強鳳姐,F在的后40回里有嗎?沒有。劉心武的續寫里面有嗎?有。為什么有?脂硯齋說有。我是追蹤設計,不敢稍加穿鑿,很辛苦的一件工作。

    說這些,是想說我的續寫跟其他的續書都不一樣。我現在所做的事情,不是泛泛意義上的敘述。我有一個雄心,就是想還原曹雪芹寫完了又遺失后的28回。

    我研究《紅樓夢》經歷三個階段。從1991年開始涉足紅學研究,當時周汝昌先生主動給我寫信,鼓勵要“善察能悟”。受到鼓勵我就來勁了,這是第一階段,隨即地找出閱讀《紅樓夢》的感想。第二個階段,我不能老是漫游,最后找到一個角色秦可卿,從她入手揭秘《紅樓夢》,對《紅樓夢》的文本秘密進行揭示。第三階段,探佚。

    現在我想辦法把迷失的部分探佚出來,我就是做這個事兒。做這個事兒的過程當中我就有一個私心,干脆就試寫出來。我在《續紅樓夢》的說明里面用了一個詞:蓄謀已久。什么叫蓄謀已久?有這個想法但不敢說,藏在心里。這個詞一般都被用作貶義詞,這幾天媒體的反映好像我犯了彌天大罪似的。我寫的時候就知道我是要挨罵的。

    上一篇:當你扛不住的時候讀一遍  下一篇:沒有了
    《關于劉心武的《續紅樓夢》》一文由
    長大生活感悟免費提供,來源于網絡。本文著作權歸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會立即刪除!
    原文鏈接:http://www.turgoyak.com/yuanchuang/2801798.html 更新時間:2020-12-09 10:52
    長大導航(www.turgoyak.com)旗下長大生活感悟|陜ICP備19024548號 站長郵箱:admin#chddh.cn|
    《關于劉心武的《續紅樓夢》》